以前我喝酒的时候,也干过这种活计。但绝不是耍奸滑懒,而是另有用处。

有一年,和一个上司弄的不愉快,但没有撕破脸。他要在一个项目上弄虚作假,我是坚决不同意。于是这件事情就搁下来了。

过了几天,与这件事情有关的单位,岀面邀请上司过去解决问题。他就以其他的名义叫上我,一块儿去。我虽然是不明就里,但以上司的一惯作风,肯定是狡猾狡猾的!不得不防着一手儿。

果然,谈完了上司所说的问题之后,邀请方就提出了那个项目的事。上司说时间不早了,边吃边谈吧。我就知道今天酒桌上会有插曲。

每人喝了大约半斤五粮醇之后(双胞胎的一小瓶),插曲果然来了:从门外进来一个半生不熟的人,属于第二次见面的那种。进来不久就把不胜酒力的主人替了下去。然后就以咱俩不太惯熟,需要加强感情为名,对我发起了进攻:二两一杯的白酒,感情深,一口闷。

我假意推辞,心里想着是试探一下这个人究竟是想灌醉我?还是真的是想加深认识?随着语言交流,知道了他的用心不良。我就下了决心:今天拼着喝多了,也要惩治一下这个混账东西。

于是我就和他说:我已经干了半斤白酒。你要是真的能喝酒,就补上二两的一杯;要是不能喝,我也不勉强你。毕竟喝酒这事儿,能喝的是享受,不能喝的是难受。不要你喝的有个三长两短了,找大家的麻烦。那就不美了。

他听着好像是说他不行似的,于是就点名单挑我。说什么今天谁要是怂了,谁就不是人!我说人与人是平等相待的。要是人,就至少补上二两,正常的话,应该是补半斤。

这小子果然上当——不顾人们的劝阻,坚持要补上半斤。然后就和我一口一杯,一杯二两地对喝起来。

喝到每人四个小瓶的时候,这小子就站不稳了。乘着人们都关注他的功夫,我把水杯里的水倒进了二两的瓷杯。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把杯子在桌子上一墩,然后盯着他看,没有开口说话。这时旁边的人说,人家又喝了,你快喝吧!

这时候他正使劲儿压住胃里的翻腾。然而在人们催促声中,端起酒来还没喝,一张口,一股酸臭的液体就喷了岀来……

就在人们纷纷躲避之时,他从椅子上岀溜下去,瘫在桌子下面了。

我踱岀门外,喊了饭店的老板,让人把他抬到马路对面的卫生院去了。

喝到最后,用一杯凉白开引发了对方开启喷泉模式。这就是凉白开的妙用之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