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国际米兰球迷协会(旧人)

   众所周知,我是一个小人,在这个把中庸奉为哲理的国家,我总是喜欢标榜和批判。所以我一直觉得,从气质上自己似乎更适合做一个尤文图斯或是AC米兰的球迷,但事实上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蓝黑球迷。

   当政治流弹击破了菲亚特的轮胎,一个电话录音引发了意大利联赛的一场“血案”。莫吉被撞,阿涅利家族跳车逃亡,米兰牵连,贝鲁斯特尼哭爹骂娘,罗卜拔出,泥巴一地。尤文球迷的哀嚎,米兰球迷的鸣冤,意大利球迷在被莫雷诺黑哨重创之后,在这个似曾相似的夏天,他们迎来了又一场丑闻。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主角是意大利人自己。

   丑闻中的中国意甲球迷

   尤文球迷是可悲的,他们喜欢自诩为成熟,穿着一条印有“冠军”字样的黑白底裤向世人推销着他们的成功哲学。为了“生存”,他们一直在用这个庄重的字眼蒙骗世人。尤文球迷总是在吹嘘没有阿涅利家族的资金支持尤文图斯是如何实现经济与竞技的双赢,同时又非常忌讳别人议论阿涅利家族庇护下的尤文图斯是如何明偷暗抢的。

   尤文球迷的足球如同他们的球服,黑白相间,一切不合理的现象都可以轻易地借口为生存,解释为手段,归功于人气,赞美成高明。依靠阿涅利家族的人脉,借助经纪人公司的纽带,利用神圣同盟的强势,通过操纵规则、控制转会、利用裁判,尤文球迷口中的“亚平宁的骄傲”就这样诞生了。

   在尤文球迷的成功哲学里,无所谓体育道德,更无所谓个人道德。按照他们的理论,性交换也可以超越伦理,视作经济领域的又一次重大突破。尤文球迷的可悲在于他们公然呼悠大众球迷的智商之前,已经将自己率先出卖。

   当电话门丑闻将尤文图斯“冠军”底裤上的斑点彻底放大之后,一些尤文球迷仍然叫嚣着政治阴谋,申辩着私德无罪,自比“木高于林,人秀于群”,哀叹“举世皆浊,唯我有罪”。你除了感叹他们的可悲,无法用更好的语言来安慰这些将道德阉割的球迷了。

   AC球迷是可笑的,他们总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贵族,屁股上赫然抖动着标有“王朝”字样的红黑纹身。他们从诞生之初就从三剑客的传奇中继承了郁金香的高雅,同并不遥远的假球丑闻与生俱来地剥离,将马尔蒂尼不老的传说描述成足球场上的另一种骑士精神,在大耳杯的光泽中感受艺术足球的荣耀。

   欧洲说法,三代造就一个贵族,但中国的米兰球迷却只需要忘记一段历史,道听一段传说,想象一种精神,吹嘘几座奖杯,这也许有些滑稽,还并不算招人笑柄。可笑的是他们迫不及待地披上“皇帝的新衣”,却不记得擦去”王朝”屁股上残留的污垢。他们只讲究体面,但又对干净满不在乎。

   米兰球迷的可笑在于他们自以为是的虚伪。像很多将日货圈定在经济领域的人一样,米兰球迷也坚持认为贝鲁斯特尼的言论只属于足球区间,他们总把自己的情感装扮成高尚的可以超越民族的范畴了。米兰球迷可以把贝鲁斯特尼与米兰王朝剥离的一干二净,但他们永远不会承认是谁造就了他们高贵的血统。他们都声称鄙视政治足球,却又很享受体系带来的好处。最可笑的是米兰球迷比任何人都要憎恨尤文盟友的强盗行径,理由竟然是没有得到应有的赃物,还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可怜的受害者来混淆球迷的视线,活脱脱的一个“掩耳盗铃”的足坛笑料。

   蓝黑球迷是可叹的,在真相大白以后,在惩罚到来之前,他们从兴奋转为了迷惘。他们渴望冠军,却并不希望从法庭上接过冠军的奖杯。他们企望公平,但决不希望以这样自残的方式获得。

   在这个成功至上、精神滥造的世道,蓝黑球迷在不仅意间已经演绎了“悲情”,学会了“意淫”,习惯了“自虐”。对手不屑他们的固执,却无法动摇他们的忠诚;对手嘲笑他们的稚嫩,却无法改变他们的信仰;对手挖苦他们的痛苦,但无法剥夺他们的快乐。

   蓝黑球迷是痛并快乐的一群人,丑闻加深了他们的悲情,却又漂白了他们的努力。复兴往往只需要一个锲机,但同盟和体系将一切化为泡影。降级、扣分,在民主并不显得那么正义的意大利,这已经足够博得莫拉蒂们为普罗迪期待和欢呼。

   也许蓝黑球迷应该感到悲哀,因为他们生存的环境比想象中的还要丑恶;也许蓝黑球迷更应该感到欣慰,因为在如此丑恶的环境里,他们还是作出了一种唯一有价值的选择。

   丑闻,情感的释放

   因为丑闻,神圣同盟的球迷球饱受嘲笑,因为在他们快乐地呻吟过后,最后发现身体下面躺着的竟然是个人妖。退出,沉默,欧洲联赛的地位之争因为意甲丑闻嘎然而止。

   在我们哀叹丑闻打击了意甲球迷的自尊时,我们要首先清醒的认识到我们的自尊是多么的肤浅。既然无法在表现出伟大,就让我们抛弃伪装,真实的面对足球,将压抑已久的情感彻底释放。

   尤文球迷,你们不需要在遮遮掩掩,幻想用一座座冠军奖杯打造一道贞结牌坊。你们可以大声的承认:“没错,咱以前确实干过不少勾当,但我们现在从良了”,我想,你们至少可以听到来自蓝黑球迷的掌声。

   没有了体系,尤文球迷无需再为一次次明显的偏袒误判去挖空心思地申辩表白,也无需从一桩桩猫腻的转会中去努力寻找可以成立的理由了。尤文球迷应该向那些意大利本土的斑马球迷一样勇敢地承认这是一段并不光彩的历史,顺便问候一下莫吉之流的祖宗,最后再向世人表白:我们并非弱智,只是我们不愿承认。

   米兰球迷,是时候低下你们高贵的头颅了,你们的笑话再也没有发挥的空间了。历史的耻辱并不可怕,你们的血统里面应该不缺少免疫的基因。你们可以祈求不被降级,但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逃过惩罚。

   对于米兰球迷,你们首先要做得就是为你们那位王朝的缔造者贝鲁斯特尼 送去来自中国米兰球迷的国骂,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尊重过你们的情感。最重要的是你们要搞清自己的米兰成份要保持到一种什么样的层度,在适当的时候,你们是否应该向你们的 先生展示一下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具备的高贵,而不是什么米兰蒂尼。

   蓝黑球迷,除了欢呼,你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丑闻,竞技的回归

   丑闻,是否意味着意甲联赛进入了冰冻期?

   纵观意甲联赛,从90年代意甲球队在联盟杯上的专利独美,到20世纪末的“七姐妹”的盛极一时,到如今传统三强之外的不堪一击,刨去泡沫造成的假像,是什么掏空竞技的精髓,将小世界杯沦为二流的赛场?

   还记得04-05赛季吗?森西投降,罗马结束裁判恶梦;德拉瓦莱招安,佛罗伦萨开始赢球;赞帕里尼顺服,巴勒莫进军欧洲;巴尔迪尼不满,被迫下岗失业。更令人发指的还有泽曼的遭遇,拉齐奥和帕尔马的注册危机,意甲联赛就这样惨遭蹂躏,施暴者就是让无数中国球迷为之倾倒的神圣同盟。

   一家是政界巨头,一家是足坛一霸;一家有精于作假的历史,一家有善于偷窃的传统,真是珠连壁和,天生一对。90年代同盟建立后,在转会市场、足球政治、裁判问题和违禁药物上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和深度的交流,同时延伸出裁判体系和舆论体系。

   竞争的精髓是公平,意甲联赛的同盟和体系无疑是竞技领域的托拉斯,垄断的更高层面是超越市场,直接操纵和制造规则,结果把中下游球队的生存空间越压越小。西甲有核潜艇的横空出世,英超有白鹿巷的强劲回归,意甲则剩下一大堆谎言外带沦为鱼腩的中游球队。

   神圣同盟的独大也没有提高意甲顶级球队的竞争力,AC米兰的两次经典逆转还可以解释为偶然,尤文图斯在冠军联赛的丑态则是自食其果。面对两种比赛,两种截然不同的判罚尺度,莫吉裁判魔爪伸向欧洲确实太有必要,但神圣同盟的超级航母没有撞翻欧洲,却让欧洲球迷更早地读懂了意甲联赛的丑恶。

   体系蔓延,规则遍地,肃装之时,都冠以伟大的字眼,戴着精明的高帽,扒光之后,一地鸡毛,这就是意甲的写照。尤文图斯与AC米兰打造的同盟和体系就是将意甲杀鸡取卵,衰落是必然。

   意甲丑闻已经被昭示于众,一旦丑恶行为公然得以逃脱,意甲联赛的号召力将荡然无存,彻底滑向万丈深渊。唯一的救赎就是净足,一场暴风雨般的洗礼。

   要铲除毒瘤,就不免有阵痛。净足运动可能会在短期内降低意甲球队在欧洲的竞争力,但它重新给联赛注入了造血机制和竞争氛围,这让中下游球队看到了发展的机会,而尤文图斯和AC米兰依靠其丰厚的底蕴,恢复元气也是指日可待。净足,意甲才有希望。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丑闻,意甲的春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